您的当前位置:966g文学网-《独宠女保镖总裁请自重》免费阅读-《独宠女保镖总裁请自重》最新章节目录

《独宠女保镖总裁请自重》免费阅读-《独宠女保镖总裁请自重》最新章节目录

来源:xyx 作者:宁小棠 时间:2020-02-12 11:26:18 主角:

《独宠女保镖总裁请自重》免费阅读-《独宠女保镖总裁请自重》最新章节目录

独宠女保镖总裁请自重

《独宠女保镖总裁请自重》是宁小棠创作的总裁豪门类型的小说,内容新颖,文笔成熟,值得一看。

第7章 男人心,海底针

宋天昊是本市有名的花花公子,别忘记你的本职,你是保镖!

可我觉得他挺不赖

乔以铮一道凌厉的眼神过来,海棠乖乖地闭上嘴巴。

有句话怎么说来着,客户就是上帝。

乔以铮他再大爷,也是自己的上帝!

乔先生,那我可以开始吃了吗?

海棠饿得心直发慌。

要说乔以铮也和自己一样,可他像个没事人一样,真能挨饿。

她举起一只鸭腿,冷不丁地送到乔以铮嘴边:乔先生,你也吃。

这个女人!

海棠咬牙,你不吃,我就不放下,看谁熬得过谁。

终于,乔以铮抓着她的手,就势咬下一口。

低头的瞬间,眸子里划过一丝无比柔软的光。

只有人关心自己能赚多少钱,鲜少有人关心自己是不是饿。

海棠顺势把鸭腿放在他手上。

这就是你所说的陈记?

嗯!

看她这幅眉飞色舞的样子,乔以铮终于笑了。

他皱眉时似万年冰霜,笑开了,就像冬日暖阳。

乔先生,你和宋律师的话我都听到了。

乔以铮的笑容消失了。

总裁 ,我们以前见过吗?

海棠小心翼翼地问道,柔声细语有如猫咪。

乔以铮的眼睛眯成一条缝:你猜?

刚才的示好打水漂了,海棠欲哭无泪,不禁低头叹息。

她低头时睫毛也轻轻地耷拉着,看上去温顺无比,眉头微皱。

突然,海棠笑了:总裁 ,以后还请多多指教,有什么不便的,尽管提出来。

乔以铮突然想到那个黄昏,夕阳下她的笑容比今天更纯真!

去去就来?一去不回!

乔以铮表情微变,冷冷地说道:十分钟内结束午餐。

男人的心,海底的针,堪比翻动的书,六月的天!

说时迟,那时快,海棠飞速盘腿坐在地板上,风卷残云。

此时,伊娜正靠近办公室。

正要走近,马克不知道从哪里杀出来拦住了她的去路。

伊娜小姐,乔先生有吩咐,现在不接受任何人拜访,包括本公司员工。

我是本公司员工?

签约的演艺人也包括在内。

马克的微笑尴尬又不失礼貌,双手丝毫没有放松,始终横在那里。

伊娜已经褪去了刚才活动的华丽礼服。

一身贴身的抹胸式黑色小礼服勾勒出完美的曲线。

她自知丰姿绰约,风情万种,也从来不会刻意隐藏自己的风华。

伊娜徐徐靠近马克,嘴角的微笑自得满满。

伊娜小姐,乔先生的吩咐,我必须遵从。

谁不知道你马克和宋天昊是乔先生的左膀右臂,我现在只想知道,他和谁在一起?

海棠小姐。

海棠,就那个新来的女保镖?

是。

伊娜的手指甲滑过掌心,狠狠地掐进肉里,这个女保镖什么来头?

新安公司排名第一的女保镖,合同期一年。

乔先生指名?

从几位候选人里挑出的她。

伊娜若有所思,你我都知道,乔先生一向不用女保镖,这次居然破例。

的确如此。

伊娜绕着马克转了一圈,不愧是乔以铮亲自带出来的秘书,岿然不动,始终保持微笑。

马克,你把她的资料放进候选人里的时候,难道没想到这一点吗?

引火烧身!马克头皮一紧,这女人是想把锅栽到自己身上了。

乔先生指明要行业内一等一的高手,海棠小姐确实在高手之列。

伊娜耳朵上的钻石坠子光芒四射,眼神却是凌厉,隔着大门听到海棠的笑声,面色阴沉!

伊娜小姐,还是请回吧。

她愤然转身,纵然是乔氏的一姐,也只是乔以铮的一名手下而已!

除非自己可以一跃成为乔以铮的妻子,坐掌乔氏!

伊娜冷笑着停下脚步,转身道:马克,乔先生要有闪失,我不会放过那个女人。

马克打个寒蝉,依旧保持礼貌的微笑。

伊娜气怵怵地离开乔以铮的办公室,回到休息室还余怒未消,

助理胆颤心惊:伊娜姐?

说过多少次了,不准这么叫我。

是的,伊娜小姐。

一个女保镖,刚来一天就和乔先生打成一片,也不看看自己几斤几两。

伊娜咬牙,看着镜子里明艳照人的自己,狞然一笑,好戏在后头呢。

大家走着瞧罢。

此时,海棠打了个寒蝉,看着空空如也的饭盒,后脑勺怎么嗖嗖地凉呢。

从刚才起,乔以铮就不说话,埋头处理桌上的文件,头也不抬一下。

虽然没有半句话,海棠觉得他在生闷气。

这个男人的脾气还像个孩子似的,她不禁托着下巴,使劲回想。

在自己不长的人生里,这个男人几何时出现过?

或是在自己无意识的情况下惹过他么。

是什么事让那个照片上的阳光少年变成了现在阴郁的男人?

海棠托着腮帮子想着想着,已然走了神。

叩叩。

马克敲门进来,手里托着快递,盒子上面写着乔以铮亲收的字样。

海棠的耳朵轻轻抖动,一个箭步迈到马克跟前!

她这猛地一冲,吓得马克连连后退。

怎么了?

海棠抱着盒子,附耳听——嘀嗒,嘀嗒!

一直埋头的乔以铮终于抬头。

看到海棠的动作,他一个箭步翻过办公桌,如风般冲到她身边。

可惜,晚了!

海棠已经利落地掀开盒子!

马克早吓得缩到门后。

安啦,只是一个闹钟而已。

海棠大咧咧地从盒子里取出一个闹钟,秒钟还在嘀嗒走。

海棠早就见识过真正的货色,声响听上去差不多,但重量可截然不同。

马克终于如释重负。

乔先生,还是报警吧,先是枪后,现在又是警告。

别急嘛,马克,里面还有东西。

海棠撞撞马克的肩膀,看上去十分自然。

乔以铮便有些不耐烦,这女人和任何男人做肢体接触都太过自然!

海棠对乔以铮灼人的目光毫不在意。

盒子底下还有一张纸,她正忙着打开:乔先生,是拼接的。

纸上的字不是手写出来,而是将报纸上的字裁剪下来,再粘贴成完整的一句。

让均昊闭嘴。

马克和海棠异口同声地念出来。

均昊,海棠的眼睛亮了!

第8章 深邃的了解

均昊是古装小王子,古装扮相温雅迷人,翩翩公子形象深入人心。

一举手,一投足,俨然古代穿越来的殿下。

海棠的花痴模样尽收眼底,乔以铮闷哼一声,原来是冲着均昊来的。

如果说乔氏的一姐是伊娜的话,均昊就是公司不折不扣的一哥。

巧的是,这两位却是水火不相融。

伊娜看不上均昊的清高,均昊也看不上伊娜的势利。

乔先生可有头绪?

海棠将信扔到一边,如果要威胁均昊,为什么枪手来暗杀您?

海棠小姐你有所不知,均昊是个倔强的人,唯一可以说服他的只有乔先生。

我懂了,所以只要吓住了乔先生,他自然会安排均昊听话,对方的目的也达到了。

海棠觉得心都豁然了。

乔以铮不屑地笑道:四肢发达,头脑简单。

这么浅显的事实,还用分析?

海棠哑然:说得你有多了解我一样。

你最喜欢的颜色是浅咖,最讨厌的颜色是纯正的蓝色。

海棠一怔,猜颜色嘛,肯定是巧合。

你最喜欢吃,不睡懒觉,第一次喜欢的男生长得像玉木宏,会打篮球。

这就不是巧合了。

初潮在十三岁,每个月那几天从22日开始。

马克轻咳一声,这些信息过于隐私,他一个单身男人已经不好意思。

海棠的瞳孔震动!

罪魁祸首还能有谁——英姐!

像玉木宏一样的男人,你的审美也不过如此。

你!

你好日子的日期会每个月依次提前两天,怎么,还要继续吗?

乔以铮眉头微皱,一字一句地说道:听说你有痛经的毛病。

马克扶着头,留下也不是,出去也不是。

乔先生,缺乏安全感的首要特征便是彻底了解他人信息,这一点,我懂。

海棠才不会认输,笑意盈盈道:所以,你别想用这些打断我的思路。

马克几乎要冲海棠竖起大拇指了。

乔以铮在公司说一不二,鲜少有人敢真正的进言。

乔先生,恕我直言,现在和我较劲不重要,重要的是找麻烦的对家是谁。

乔以铮死死地盯着海棠,一步步逼近。

海棠之前还有些顾忌他总裁及老板的身份,现在早就豁出去了!

乔先生,她说得有道理 。

马克已经急不可待 :我去找均昊过来。

马克一走,办公室里又只剩下两个人。

海棠心里嘀咕个没完,只盼着时间是快点过去!

这笔账,一定要和英姐算!

均昊并没有剧里温文尔雅的样子,一进来就大大咧咧地打量海棠。

女保镖,能行吗?

话音刚落,均昊手里的游戏机飞了出去。

一挑,一扬,一抓,已经握在海棠手里!

她举起游戏机,微微一笑:不要小瞧女人,均昊先生。

厉害。

均昊看得目瞪口呆,兴高采烈 道:不如,你当我的保镖吧?

马克重重地咳了一声,这小子吃了熊心豹子胆,敢和总裁大人抢人!

还是不要了,六百万呢。

合同上服务的主体是乔以铮,如果变更对象也是违约。

呜,这可是均昊呀,自己人生中第一个感兴趣的男明星,冤孽呀。

海棠的心肝像似裂开了一般疼。

乔以铮却露出满意的笑容。

这个女人好歹有些自知之明!

言归正转,对于威胁你的人有什么头绪吗?乔以铮将威胁信摆到均昊面前。

难道不是伊娜吗?

均昊!

马克提醒道:别忘记你们是同门。

同门相残,才是看点。

好有趣,海棠兴致勃勃,均昊可比伊娜友好多了。

聘用枪手,威胁信,横竖没有找上你,这出戏唱得不是一般套路,均昊。

乔先生。

均昊终于收了嘻笑的神色,这才晓得事情的严重性。

已经危及大老板的生命安全,事关乔氏未来!

要说最近得罪的只能是女人了。

均昊看着海棠,不好意思地抓抓头。

她不是外人,说。

乔以铮说完,和海棠四目相对,他又冷冷地挪开目光。

这个男人真让人迷糊了,说什么是她的人,又说有前尘事要解决,现在又说不是外人。

妈呀,这要是搁偶像剧里,狗血死了。

可现实中发生,一颗心七上八下,晃荡死了。

有个叫美琳的女人,是我的私生饭。

美琳,经纪人那边对她再熟悉不过,大三学生,长相不俗,清纯可人。

与之相反的是她对均昊的疯狂。

前有闯入均昊公寓洗澡的先例,后又有开车尾随保姆车的劣迹。

是黑粉中的头号注意份子。

继续说。

均昊吐吐舌头,什么都瞒不过乔以铮!

我也是最近才知道,她的大哥是四海会的老大程锋,又叫程一刀。

咦,是他?

海棠出声,乔以铮冷笑道:关于男人,好像没有你不知道的。

切,这是什么话,她瞪着乔以铮,一言不发。

以无声作为抗议,乔以铮接收到了:行了,找机会会会这个程锋。

总裁,这事是我闹出来的,我

闭嘴。

均昊用力咽下口水,默默地垂下头。

出去吧。

均昊走了,乔以铮拉开领带:你也走吧。

马克正要抬脚,他又补了一句:不是你。

是,乔先生。

马克收了脚,面朝海棠,伸手道:请。

这男人几个意思,自己被炒了吗?

还没来得及雀跃,乔以铮冷冷地说道:见到均昊就魂不守舍,那就回家做白日梦。

什么嘛!

这男人的毒舌功力只怕已经登峰造极。

只是,空气中有股淡淡的酸腐气,海棠彻底迷惑了。

马克后知后觉,马上放下胳膊。

总裁的心,海底的针。

精明如他也只能看出乔以铮对海棠的特别,却也想不出内因。

被吐槽的海棠苦巴巴地咽下苦水,好歹等到下班。

送乔以铮步入房间,海棠如释重负,门一合上就飞奔离开。

马克还在楼下,看着海棠冲出来,如风一般拦下出租车,扬长而去!

免费看小说的网站-免费小说在线阅读网-966g文学小说

966g文学网为您带来免费看小说的网站大全,热门小说免费阅读,一定要来看哦,免费章节最新章节在线观看~

Copyright ©2018-2020 966g文学网 版权所有 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