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当前位置:966g文学网-《替嫁医妃》免费阅读-《替嫁医妃》最新章节目录

《替嫁医妃》免费阅读-《替嫁医妃》最新章节目录

来源:xyx 作者:毛辣椒 时间:2020-02-13 15:44:21 主角:

《替嫁医妃》免费阅读-《替嫁医妃》最新章节目录

替嫁医妃

《替嫁医妃》是毛辣椒创作的穿越时空类型的小说,内容新颖,文笔成熟,值得一看。

第7章 梅居冷院?

暗夜无边,一片静寂。

这到底是在哪里呢?

像是躺在云端,轻飘飘、恍恍惚惚的,感觉陌生而温暖。

连呼气的感觉都是那么的舒心,空气是芳香的,还有着一股子清甜的味道。

难道是在天堂?

夏梓晴砸吧砸吧嘴巴,眼皮急速跳了跳,想要睁眼四处张望,眼皮却是极其沉重。

模模糊糊之间,感觉里白茫茫一片,像是有无数轻纱环绕。

一切美好而陌生,这就是天堂?

她欲伸开五指,想要拽一缕云纱至鼻端,却感觉手脚无力,好似动一下就会锥心般的疼痛,世界亦就此陷入黑暗!

夏梓晴感觉似醒非睡,身体从最初的撕心裂肺的疼痛,逐渐的变的轻松。

恍恍惚惚间,她感觉是从美好陷入的黑暗,全世界仿佛只剩下她一个人在孤独游走。

黑暗中,她失魂落魄,耳边总是回荡着那银面王爷冷酷的狂笑声。

从天堂到地狱,果真是一念之间的差距。

夏梓晴真正意识清醒过来的时候,是又冷又饿,身子就像是被重物碾压过一般浑身无力。

她想抬起手,却发现任何努力都是徒劳。

这副身子就像是不属于自己的躯壳,尽管承载着她的灵魂却并不为她所驱使。

她现在感觉是身心颓废与死人无异,她只想要干躺着什么都不想去做。

她身心俱疲的紧闭着双眼,长长的睫毛早已经湿透,那一张苍白的脸上,隐约有着一些透明的颜色。

沐轩浩宇撕裂的何止是她的身体,还有她的心!

这是她从来没感觉到过的绝望,死亡离她竟也会这般近?可是这一刻,许是她体内的倔犟因子作祟,内心深处那丝突如其来的求生意识,使得她真真实实的感觉到了后怕。

这里是古代,是杀人如麻,茹毛饮血的乱世,这里没有人权,更不会公平,是没有道理可言的。

这也让她清楚的意识到,她所处在的,是一个和二十一世纪的法治社会完全不同的封建社会,这里只有身份地位,只有不可挑衅的权贵威严。

所谓人权,根本不值一提!

记忆流转,眼泪差点蹦了出来,不哭,她不哭!她一定要活着!活着才有机会!

终于有明亮的阳光从薄薄的窗纸透了进来,突然的光亮使得她倍感不适。

蹙了蹙眉头,阴霾遍布的心田却是划过一道亮光,她明显的感觉到自己不是在刑房里,是横躺在一张大床柔软的棉被上,夏梓晴不由在心里大大的松了一口气。

这究竟是在哪里?空气中游走着一股梅花的清香,

夏梓晴一个用力,睁开眸子。

想不出便也不瞎作猜疑,眼眸流转,四处打量,再次讶然!屏风画墙,珠帘古翠,绢纱帷幕,锦绣被褥,梨花桌椅,菱花铜镜,绣荷妆台,美人软靠,贵妃躺椅,紫烟香炉,端庄大气的乌木书案分门别类,一应用具,均是上乘,无一次品。

这屋子可不是一般的低调奢华,红木地板,雕花乌木床,楠木雕花的茶具与晶莹剔透的玉石摆件;藏青的纱帐,雕花复繁的窗棂,窗棂槅扇、门罩屋翎,精雕细缕,非一般的考究。

老天爷终究是良心发现了?仰或酒醒不再犯迷糊,把她安排进了天堂?

静!死寂死寂的静!空气里,半丝人味儿都没!

这到底是在哪里?果真是天堂?

怎么可能?!她可是无神论者。

她挣扎着爬下床,跌跌撞撞,脚步蹒跚着四处打量。

这屋子倒也宽敞,是座三进的套房。

中间的屋子较小,显然是给守夜的人留用的。

另一边居然还有一间偏房,此时装满了她的嫁妆。

外面的厅堂想来是用作待客,比较宽敞,占了她刚刚躺着的房间、中堂与偏房的三者之大,摆着待客用的茶桌靠椅与长榻。

不过,看到那嫁妆,她的心又从头凉到了脚尖儿,原来空欢喜了一场,她只不过在牢笼之间兜兜转转!

顿感冷冷清清凄凄戚戚!她摇摇晃晃步出屋门,一院子的梅花清冽。

今日是个大好的天气,有初阳至东方冉冉升起,照的一院子的白雪泛起了冷光。

虽然不下雪了,但是冬日里的风却如刀子一般地冷冽,使人感觉更是冷寒。

远远看去,古树梅花,银装素裹;游廊水榭,假山亭台;半弧形的院门紧闭,通向院门的小道上满是积雪。

夏梓晴喘着粗气儿,深一脚淺一脚踩着积雪好不容易才走到的院门,伸手一推,居然打不开,显然是被人从外边给锁住了。

她尝试着呼叫了几声,毫无回应,声音也很快被过往呼啸的寒风吞噬,她只能干巴巴望着门匾上方《梅居》的题头,相看无语。

确实非同一般,居然双面的匾头,下笔苍劲有力,看着却是隽秀飘逸,非一般的手笔。

她现在只觉得浑身好累,肚子又饿,根本没有力气破门走出这里。

再说她也不想贸然出去,在这种古代世界里,稍有不慎,身死人亡,也不过挥刀抹脖子那么简单的事,因为这里,不会杀人就要偿命!

当前还是顾着饿的肠子打结的肚子要紧,她便转身回至屋廊。

她沿着回廊走向正屋旁边的一间小瓦房,如果猜测不错,那定然是厨房了。

果然,屋中虽然陈设简单冷肃,看着清清冷冷,但是锅碗灶具样样齐全。

一边地面上还有着火炉,木炭以及砍得成段的干柴,灶台上还有火石,而且屋子角落处居然还有着一口水井,真是太好了!

好?好你妹呀!喝水能填饱肚子吗?怎么就独独没有油盐食材呢?呜呜~饿啊!饿的胃抽筋啊!

夏梓晴在里外间屋子里转了许久,甚至还跑进偏房里翻箱倒柜,看了看,还是未找到半点的吃食。

最后累了,复又躺倒在床榻上双眸无神的望着屋顶,嘴里机械般喃喃自语。

请让我回去啊!我要回去!

这个时候,整个空间里只回荡着她的执迷痴语,感觉越发的凄凉,越发的寂静。

她现在只想着睡着,回到梦里,回到爷爷身边!

可耐不住肚子在抗议啊!怎么睡得着觉?更别说做梦了。

夏梓晴无奈,遂晕晕乎乎爬起来,猛然瞧见躲在某角落里,正出来扇着翅膀在屙屎的大公鸡。

不由眼前一亮,遂咧嘴张牙舞爪扑将过去,一把抓住了公鸡,同时也弄了一嘴的鸡毛。

夏梓晴一下子精神十足,她轻车熟路升火烧水,很快就把大公鸡的毛给拔个精光了,便是鸡肠子,都用水仔细的冲洗干净了,这东西就算是不好吃,那也是二两肉,也不知道这王府下人会不会狗仗人势继续不给自己吃食?如今可是一点都浪费不得。

夏梓晴把公鸡一切两半,一半的鸡肉直接架火上烤了,另一半架起铁锅,鸡肉连着下水一起炖汤。

伴随着噼里啪啦的火声,没多大一会儿,就传来了烤鸡肉的香味。

她迫不及待的咬上一口,感觉着口中那喷香的鸡肉,外脆内鲜,有一种感动得想要哭的冲动!在现代的时候,什么样做法的鸡肉没吃过,谁会当这东西是稀罕玩意?刹那间,她就觉得自己的眼睛发酸,从没有过的感慨。

也不知道自己这是有多久没有进食了,也可能是缺少食盐,鸡肉入腹非但没有使得胃部好受,反而让她不断的作呕,最终她还是硬着头皮吞咽下去,是的她妥协,她要活下去!一定要活下去!就要将每一顿当成最后一顿来吃,这是她从小就学会的生存法则。

略微的安抚了自己的肚子,感觉已经调整了过来。

夏梓晴便闲了心来仔细打量着四周。

确实萧条挫败的模样。

墙角背风的地方因为没有落雪的掩盖,堆积着的重重叠叠的枯树叶,或腐败,或凌乱,显露无遗。

在凛冽的残风中倍显颓废,即便是迎面花香浓郁,却也难掩那股子腐朽的气味,更是把这里的冷清熏染的淋漓尽致。

这就是被打入传说中的冷宫吗?

不过,却是一处好住处。

朱红大圆柱映衬着青砖飞檐。

冬日的暖阳,照的抄手回廊上的朱红的漆被雪水一洗更显红艳,似是襄上了一层亮色,看着朱色流丹。

抄手回廊边沿是积雪掩盖不住的各种奇珍异草,只有护栏的一半高。

回廊里也铺了一层积雪,被自己缓缓踏出了一条凌乱细碎的脚印。

院子里更是堆积了厚厚的一层积雪。

空气冷的刺骨,几颗苍翠的矮子松放在阶梯的两旁,为茫茫雪色增添了几抹翠绿。

及目之处,小庭院一片雪色,步子在厚厚雪地上踩得咯吱咯吱响。

院子是被一条积雪掩盖了的青石铺嵌的道路分成了两个部分。

一边是一小片高枝勃发的红梅树,一棵枝丫最为繁盛的老梅花树下,安放了一张石桌和石凳。

这个季节梅花正盛,清雅的梅花朵朵枝头绽放,如火如荼,香气扑鼻,暗香悠远,衬映着天地间茫茫一片的雪色。

风吹来,花瓣落英缤纷,真真合适了《梅居》这个名字。

一边是亭台游廊。

之旁延伸的是水榭,下面是一个荷花莲池,相连着一座假山流水鱼池。

一条清澈的小溪流穿过假山古树,潺潺的流入鱼池之中。

此时在阳光的照射下白雪消融,看着水雾蒸腾,夏梓晴折了一枝枯丫划开水面上的薄冰,居然看见几条红色的鱼儿在水下缓慢地游来游去。

好哇!好鱼儿!乖乖鱼儿!

夏梓晴不由地惊喜万分,大大的松了口气。

哎呀呀,这可是她的口粮啊!

第8章 杀了吃了?

都说睿王爷不喜女色,近其三尺者死!

所以,不止京中各大勋贵府邸皇室宗亲的人,就连皇宫的娘娘们也甚是好奇,都想要窥探如今已经入住睿王府的镇国公府大小姐的冲喜成果如何?她的命运将待如何?奈何自大喜之日后,睿王府都是闭门谢客,推阻了一众打着想进府窥探新王妃的拜帖。

整个王府也被护卫守护得固若金汤,谁也进不去。

今夜的睿王府大门依然紧闭,院门口高高挂着的大红灯笼,十分亮堂。

此刻的主院墨竹轩东角的书房里,负手站着一长身玉立的俊美男子。

他身上披着黑色的裘狐,里面是白色的锦袍,宽大的裤脚下是黑色的蹬靴,冷峻如雕刻般完美的五官透出冰一般的寒意。

这正是那个被外界传闻得玄乎其玄昏迷不醒的睿王爷沐轩浩宇了。

要是有人此刻看到现在这不遮银面的他,定然惊奇不已,如此俊美的男子,整个星穹大陆更是无人可及。

主子!冷绝硬着头皮跪在暗影里,三分犹豫,七分退缩,神情里愤色不掩,就知道冷影支使自己前来定没好事。

沐轩浩宇站在雕花刻凤的窗棂前。

闻言,他猛的挥手推开窗子,袖口处用金线参织绣了的几片堆叠繁复的墨竹叶,恍惚中似有波动,冷风便肆无惮忌忽的了灌将进来,夹杂着冻冰的寒气。

屋里的暖炉火星噼里啪啦的爆开,这时候火星借势窜起。

书房内的矮几上放了茶点,果品;炉上煮了酒;梅花矮几上,添满了的茶水早已失了温度。

怎么样?冰冷的唇角微微一掀,眼眸依然墨一样黑,看不出情绪,话也问的没头没尾,但是冷绝知道王爷要问的是什么。

这镇国公府的双胞大小姐可以说是一夜之间突然冒出来的,而且样貌神态确实与夏紫莹相似。

另外,影动用了通天阁的情报网各国查询了,并无此人半点信息。

也无镇国公府长大的痕迹,以前生活在哪里?习性如何,都查无迹痕,白纸一张。

主子,这——这任何人见了,都是不正常的事儿。

关键是根本查不着。

他与冷影派了无数人查找小王妃的过往,可是没有一丝一毫的踪迹可查,最大的疑点却又无法确切的疑点。

冷绝不禁害怕,浑身发抖,明明是寒冷的冬夜,额头上已经沁出了汗珠,滴滴答答地滴在了地上,他欲言又止,可也不忘不恰适时的拉冷影下水,兄弟嘛,就该有难同当。

嗯?天底下哪里有真正的白纸一张的人?难道又是那女人的手段?倒也滴水不漏!这女人,多年不见,野心是越发大了,居然还敢把手伸进睿王府?!

想要操控本王?那就不怪本王六亲不认了!沐轩浩宇冷笑一声,黑色的眼眸骤冷,冷的如同九尺寒冰,深深瞳孔里发出的森寒的光,说不出的阴冷。

这个回合本王就让你有来无回!

自新婚夜那事之后,沐轩浩宇就仔细琢磨。

按理小师妹该会武功才对,那小女人不过一些拳脚把式。

至于那丝莫名的眷恋与熟悉的感知,他自然会留着她慢慢探知。

再怎么说她也已经是他的女人,单凭着他身体对她的不排斥,他此生也会给她一个周全。

宫中线报,并未查探到小王妃与熙公主之间往来的痕迹。

沉默半响,冷绝如实相告。

这是他的疏忽了,宫中的眼线都是他安排的人。

嗯?退下吧!沐轩浩宇幽深的黑瞳不起波澜,只是手中摩挲着扳指的动作随之停止,抬手打断他。

是,主子!就这样完啦?冷绝一时愕然,一头撞在了地上。

他心中不觉诧异,嘴里自然而然回话,回完立马回神,不由感激涕零。

连个闺阁女子尚查找不清楚,任务算是未完成,王爷这是不责罚他们了?不过这小王妃套路也恁深了。

这样吧,你与影明日启程前往东部查探当年魅族灭族之事,看看有无生还逃脱之人,特别是小女婴!

冷绝正欲窜远的背影忽然僵住,默默哀嚎。

就说嘛,王爷哪有那般好说话的时候。

是,主子!

有人说,当今天下,权分三势,一份皇帝,一份掌控军权的睿王,最后一份便是大皇子瑞王把持。

瑞王封地广袤,分封之地又临帝京,兴庶富饶,门中清客满满,武士成群,更了可怕的是他母妃赵贵妃背靠的家族势力。

赵贵妃来自大家古族,其家族势力渗入朝廷上下。

自建国以来,赵家倾巢出世,有能入仕的便入仕途,谋得官位;不能入仕的便经商,不能经商的就置办农田;天下但凡有收益的活计,都有他姓赵的人在做。

所有赵氏族人集合起来有多少经济脉络和财力,但比国库,怕只多不少。

都说后宫自古就是藏污存垢的温床,皇后自皇太子莫名暴葬之后,便一心向佛,搬离东宫,住进了距离主殿最为遥远的清心殿。

所以后宫如今是赵贵妃独霸鳌头,便也行事无所畏惧,没人敢轻言得罪,就连圣上也不得不给七分薄面。

瑞王沐轩瑞是赵贵妃唯一儿子,是宫中大皇子,虽然太子毙后皇上尚未再行封太子,留得东宫空余。

这沐轩瑞却敢破例弃瑞王府不住而霸住了东宫,想着未来准太子无疑!

不得不说当今皇帝贤明却委实不是块儿当皇帝的料子,镇不住后宫女人,任由其自由发展坐大。

到如今,也只有睿王可以权衡一二,这次的赐婚也不知道用意何在?赵贵妃尚无胆量明着挑衅他,不会是那女人的手笔吧?想要自己与她心爱之人绑一块?

树欲静而风不止!沐轩浩宇的整张脸突然黑下来,阴霾爬满眉梢,薄唇微抿。

眸中此刻充满了冷冽与嘲弄,还有不屑与厌恶!女人,这可是你招惹的本王,本王是不能留你了!

冷绝退下后,冷瞳进来一板一眼禀报道:王爷,王妃入住梅居不哭也不闹,很是安静。

回答的这么全面又这么无趣,不愧是冷瞳!这冷瞳就是这样,能不说话就不说话,能板着脸绝对不笑着。

沐轩浩宇眸光微敛,一个女子,才一新婚就遭遇着那样的洞房之夜,之后还被冷落与梅居。

能这么宽心么?不是该大吵大闹么?难道是想要装淑娴?或者是无知还是不在乎?想玩?本王陪着何妨?睿王想想不禁对自己这个小王妃有些好奇与期待,究竟是不是她呢?这种安之若素的样子是她没错!

告诉她,好好守着她那一亩三分地!没本王的允许,不许跨出梅居的院门半步!沐轩浩宇冰冷地吩咐道,丝毫不留余地,语气冰冷的没有一丝温度,说话时那黑瞳缩了缩,深邃的眸子冰如寒潭。

还有,小王妃她——冷瞳面露难色,欲言又止。

其实心里也是十分的气愤,居然把代表着王爷的公鸡给杀了。

呸,呸,这说法似乎不太恰当。

她居然把那只拜堂的公鸡与莲池的红鲤鱼都给杀了,还烤了吃干抹净。

杀了?吃了?沐轩浩宇轻微一愣,但也只是怔愣一瞬,接着就笑了。

胆子不小,没被吓着?一如既往的调皮!是她啊!漆黑眸子瞬间冷如三尺冰封,脸上森冷的寒光布满,这一切,让人突兀的感到不适。

没给她送吃食?

这?——冷瞳一口郁闷的老血差点喷出去,王爷不给话,谁敢送呀?属下该死!

算了!再饿她几日吧!沐轩浩宇黑色的眸子骤然冷下来,沉沉的声音。

仿佛这样便解了心中的郁气,脸色顿时变幻莫测,原本阴郁寒冷的神情,被玩味魅惑所代替。

喜欢演是吗?看你做到如何?是如小时一般天地不怕吗?他倒很期待,生活似乎有了趣味。

主子,小王妃来历不明,不能留!冷瞳冒死相劝。

嗯?你今日的话太多了!本王觉得你最近太闲啦?沐轩浩宇黑色的眸子转过来,脸色一沉,声音低冽,这样不动声色的一句话却把冷瞳吓的什么都不敢说了。

这样吧,你以后就在暗处保护王妃吧!

主子——冷瞳想死的心都有了,他就是太过耿直了。

怎么?不愿意?王爷话语听似平常,冷瞳却蓦地感觉到一阵冷煞之气袭来,一股突如其来的压迫感顿时笼罩住了他。

不,不,属下这就去。

说完他跑的比兔子还快,脚下抹油了似的快速逃离,好似后面有老虎追一样,不,比老虎更可怕。

他可不敢不服安排啊,否则王爷一定会给他安排一大堆的活,不把他给累死才怪!

可算是捡回来一条小命了,等他逃出危险地带,用手一摸后背,全是汗水,被风一吹,更是冷得打了个冷颤。

自己还是逾越了,这段时期王爷心情不好,谁知道气怒了会做出什么样变态的处罚。

王爷就是霸气,就算皇帝老儿又如何?就连小王妃进宫敬茶都要免了,别说自己一奴才,

确实,睿王可不是普通人,在战场上时,他就是地狱走出来的冷面阎王。

在朝堂上,他就是大臣们的噩梦。

不管是谁,只要惹得他不高兴,轻则慢慢折磨大病一场,重则身首异处。

要知道,曾经死在睿王手上的人可不少。

虽然有很多人弹劾过他,但朝堂上拥护他的人也不在少数,再加上皇上也不予理会。

再说了,弹劾了又如何?皇上哪里敢压制着他,战场上跟本离不开他,所以这些大臣们对他越发的忌惮。

免费看小说的网站-免费小说在线阅读网-966g文学小说

966g文学网为您带来免费看小说的网站大全,热门小说免费阅读,一定要来看哦,免费章节最新章节在线观看~

Copyright ©2018-2020 966g文学网 版权所有 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