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当前位置:966g文学网-《报告谢少你老婆有喜了》小说主角溪草谢洛白全文章节免费在线阅读

《报告谢少你老婆有喜了》小说主角溪草谢洛白全文章节免费在线阅读

来源:WXB 作者:朱七慕九 时间:2020-02-14 11:24:27 主角:

《报告谢少你老婆有喜了》小说主角溪草谢洛白全文章节免费在线阅读

报告谢少,你老婆有喜了

《报告谢少,你老婆有喜了》是由朱七慕九最新写的一本小说,这本小说的主角是溪草谢洛白。

《报告谢少,你老婆有喜了》第6章 表妹云卿

四目相对间,那双眼眸不带一丝温度,仿佛已经洞穿了所有心事。

溪草心如擂鼓,怔然间正要挤出一个笑,垂纱的帘帐已经被重重丢下。

醒来了就起来吃药。

不等溪草动作,真兰已经从善如流的进前侍候。

大户人家丫鬟最讲规矩,特别这旧都燕京府,世家豢养的奴婢更是被调教得一板一眼,让溪草有片刻恍惚。然而她很快便正了眼色,也不顾谢洛白还在屋中站着,径自从榻上下来自行梳洗,铜盆中氤氲的水汽,遮住了她面上转瞬即逝的一抹怅然,自嘲一笑。

流落青楼六年,怎么还在想这些有的没的?

殊不知这看似被掩下的一切,却尽数落在了谢洛白眼中。

傅钧言眼瞅他这位表哥面无表情就是不走,不自然地咳嗽一声。

谢二,你在德国是不是也这样强行围观淑女梳妆?

便是他这样游戏花丛的纨绔也知道此情此景应该避讳,这谢二真不知是迟钝还是安了什么心。

闻言,谢洛白这才意识到不妥,淡淡丢下一句。

我并没有把她当成女人。这才跨步出去。

这是在解释?傅钧言一脸莫名其妙,摇了摇头也跟着出去。

不过这对于时刻关注谢洛白的溪草却是个好消息!她飞快装点好一切,拒绝了真兰送上的珠花和项链,只把黑黝黝的长发打散清爽编了一根辫子垂在腰后。

喝完药走到外厅,谢洛白还在那里等着她。

方才那些,也是在庆园春学的?

溪草不明所以,傅钧言却已然回味。

怪不得他总觉得这个丫头怎么看怎么奇怪,昨日天黑加之溪草一身狼狈望不真切,现在——

别说洗去脂粉清清爽爽立在面前就像个良家子,方才从起身到步态,说不出的熨帖,举动优雅得体,竟像旧府中走出来的闺秀。

虽然花楼中为了招揽客人,也会培养几个附庸风雅姐儿,可溪草动作间太过浑然天成,和傅钧言见识过的那些画皮难画骨装腔作势的粉头完全截然不同。

溪草不知如何回答,且谢洛白面上不见喜怒生怕一句不妥惹他不快。

抬眼询问等待他下一句话,甫一动这才发现桌上一张傅钧言放下的报纸,头版头条豁然便是北系军阀徐巍山兵败徽州,与部下一起掉入白沙江下落不明。

说是下落不明,不过昨日谢洛白一句已经死了,不难想象恐只是徐家强行按下,如今北系军阀不免腥风血雨自顾不暇,也难怪谢洛白有恃无恐,只身北上。

溪草视线往下移,立时脸色煞白。

与徐巍山兵败的新闻相通的篇幅下,一张占据四分之一报纸的黑白照片很是醒目——城墙上挂着一具尸体,看那墙门檐角,溪草认出正是燕京府内九外七十六座城门中的西左城门。

再看那标题,果见杀气腾腾几个黑字——庆园春藏匿脂粉间谍,谢二爷诛杀并悬尸示众。下面的字太小看不清,不过溪草隐约间似乎辨出小香兰三字,身体一阵摇晃。

谢洛白看她脸色巨变,状似无意道。

万怀南打早让人送来拜贴,而白五那厮昨天半夜亲自守在了门外欲来赔罪。你说我应该怎么办?

溪草牙齿打颤,哪里不明白他这一出李代桃僵的言下之意,若非他还觉得自己还有两分用处,此刻挂在城门口的那具尸体便是她,当即噗通一声跪在地上。

谢二爷不杀之恩,如今香兰已经是个死人,二爷让我,让奴婢做什么我,奴婢都愿意。

她能苟且偷生,自明白夹着尾巴仰仗鼻息的生存之道。

谢洛白却没有急着答应她,只把桌上的报纸拿到手上看了一看。

你识字?

傅钧言瞪大眼睛,看看地上跪着的女孩子,又看看阴晴不定的表哥,心道他们到底从庆园春弄出个什么怪胎。

见溪草犹豫了一秒终是点了点头,傅钧言脸上的讶色更浓,猛地从座上站起。

白五这个王八蛋真是下了血本啊,竟然还让人教你识字画画,说说,他还教了你什么?这胆大包天的家伙到底想干什么!

溪草眸光一阵紧缩,一时之间只觉呼吸有些不畅,她大口大口喘息,脑中纷乱拼命找寻借口。

见状,傅钧言越发好奇。然而很快,他的视线被谢洛白生生截断。

军靴一步一步往前,每走一步,好似踩在溪草的心上,踏着她心跳的频率步步紧逼,那无形的威压让她头皮发麻,想尖叫逃离,偏生又无路可去,唯有不得不强打精神勉强应付。

《报告谢少,你老婆有喜了》第7章 可怕虚伪

终于,脚步声停歇,谢洛白在离她半步远的位置停下。

有人替你死了,如今你自然只能做另外一个人。

在溪草满脸震惊中,谢洛白突然单膝蹲下,彬彬有礼向她伸出了一只手,脸孔依旧高傲,可目光中却多了一层不同于平常的柔软。

云卿表妹,欢迎回家。

第二天傍晚,溪草搭上开往雍州的火车。

溪草没坐过火车,但也知道就算是末等票都很贵,这两年北方不太平,百姓都往南方逃,火车票更是紧俏,而谢二却将整个头等车厢都包了下来。

车厢里窗明几净,座椅柔软,甚至还有单独的会客室,桌布是雪白钩花的,桌上的玻璃瓶里插着红玫瑰,还有露水在花瓣上打转。

溪草倒不认为谢二有多喜欢讲究排场,无非是提防暗杀罢了,军阀之间斗争残酷,不在自己的地盘上,诸事都要留心。

车窗外,燕京的景色渐渐被抛远。

溪草心头有种难以言喻的感觉。

想了那么多办法,做过多少次尝试,她怎么也没想到,竟是以这种方式,踏上了前往雍州的旅程。

本该兴奋的,可抬头看到谢洛白的脸,溪草就激动不起来。

昨天半夜,谢洛白抓到一名叛徒。

他很有兴致地将溪草从睡梦中拎起来,邀请她参观了逼供现场。

眼见热乎乎的内脏、肠子、胆汁从那人肚子里流出来,溪草转身就吐了,谢洛白却看得津津有味。

他扣住她的肩膀,在她耳边低声警告。

我一向不喜欢对女人动粗,所以到了雍州以后,你可要乖一点。

溪草胳膊上起了层寒粒,此前她一直在思考,怎么从这魔鬼身边逃脱,可昨夜之后,她便打消了这个念头。

她的脖子捏在他手中,随时可能被拧断,但往好处想,姓谢的必然是个人物,若能把事情替他办好了,借着他的势力在雍州狐假虎威,也不是没有可能。

两天后,雍州终于到了。

走出火车站,两辆福特汽车早已恭候多时。

谢洛白上了前头的车,傅钧言便带溪草坐了后面那辆。

因为之前的事,傅钧言起初有些膈应溪草,可无奈火车上时间太难打发,他不敢去纠缠谢洛白,又对何副官、小四等糙汉不感兴趣,只好和溪草搭话。

溪草也很懂审时度势,她急需寻个靠山。

比起恐怖的谢二,讨好傅钧言显然容易得多。

她长得一脸无害,桃尖刘海剪成垂丝刘海后,越发清纯水灵,又很会说话,所以三天下来,傅钧言早把前嫌抛至脑后,和她热络起来。

为了不露出破绽,傅钧言把谢、陆两家的事情,大致和她说了一遍。

谢洛白的外祖父,曾官拜翰林院学士,后因支持皇帝变法,被太后罢了官,前朝没落后,其子谢信周便参了军,在军阀手下混了个连长当。

比起自己的两个儿子,谢信周似乎更器重外甥谢洛白,不仅带他入军营历练,还送他到柏林军事学校留学三年。

谢洛白果然不负所望,归国后没几年,就干掉了舅舅的上司,又先后吞并了大小势力无数,终雄踞蓉城一带,成为了当今最年轻的大军阀。

难怪万处长一听到蓉城谢二的名号,便咬牙做了缩头乌龟。

两个月前,谢洛白带了一队人马,进入雍州。

溪草心惊,姓谢的已经是蓉城霸主,却不满足,雍州固然是块肥肉,但据说藏龙卧虎,盘踞着许多惹不起的大人物。

谢洛白带兵入驻,别的势力表面装死,恐怕背地里早已暗潮涌动,迟早有一场腥风血雨。

谢洛白必然也料到了,他找上自己,绝不仅仅是为了哄长辈开心,只不过因为那个失踪的表妹,刚好姓陆。

陆家,可是谢二渗透雍州的绝佳切入点。

这些事,溪草看破不说破,只问些她这个年纪的女孩子该关心的问题。

二爷怎么会跟着夫人姓谢?

傅钧言面色变得艰难,含糊道。

当初姨妈带他离开夫家,投奔了舅舅,那时起才改姓谢的,总之这事是他的忌讳,我也不敢细说,你可别不怕死去问,反正迟早要知道的。

溪草乖巧点头,心中却在冷笑。

又何必问,无非是幼年被父亲抛弃,难怪这么冷酷残暴。

雍州谢府,是一栋气派的法式别墅,门楣浮雕、铁铸镂花,到处都有持枪的士兵把守。

雍州显贵都比较时髦,爱住洋楼,而燕京的房子却还保留着前朝的模样,犹如穿着旗装的迟暮美人。

汽车一前一后开进巍峨的堆花拱门,绕过花园,停在别墅门口。

谢家的老管家陈叔立马带着下人们迎了上来。

二爷回来了?哟,还有言少爷!一年没见!您越发精神了!

说着,陈管家向后头递了个眼色,女佣忙接过溪草手中的皮箱。

这位就是云卿小姐吧,夫人接到电话,喜得一夜没睡好,念叨了一早上,可算是把人盼来了。

陈管家笑盈盈地引路,溪草跟着走到门口,谢洛白扶住她的肩。

表妹,小心台阶。

这活阎王突然像个绅士般体贴有礼,让溪草很不适应,顿时起了层鸡皮疙瘩。

没想到谢洛白身子一低,贴在她耳边,语气徒然森冷。

交待你的事,记牢没有?若说错一个字,我就把你丢进雍州城的勾栏,让你从哪来滚哪去。

溪草怒火涌上,既然进了谢家门,她就是表小姐,谅谢洛白不敢在这里拿她怎么样。

她竟然猛地推开谢洛白,几步追到前头,挽住傅钧言喊表哥,一副委屈的模样。

傅钧言十分莫名其妙,还是安抚地摸摸她的脑袋。

溪草靠着傅钧言的胳膊,回头冷冷瞟了谢洛白一眼。

这臭丫头竟然在对他甩脸子,谢洛白面色立马变得阴暗,只听客厅里一个女声略带斥责。

洛白,还不收收你那幅阎王脸,可别吓坏了云卿!

一位妇人正从楼梯上走下。

说了多少遍,在家就得和颜悦色的,别搞得像军营里审讯,我看着都瘆的慌,莫说小表妹害怕。

她约莫三十多岁,看上去很时髦,穿着暗青色绣梅枝的丝绸旗袍,黑色的貂皮短洋装,发髻后别着金边翡翠梅花。

虽然体态已不再窈窕,但她依旧优雅,五官和谢洛白很像,是个温润的江南美人,连眼角细纹都是温软的弧度。

谢洛白上前扶住谢夫人,柔声唤姆妈,又笑吟吟道。

我怎么会吓她,是表妹胆子太小,习惯就好了。

溪草悄悄翻了个白眼,没想到这杀人如麻的活阎王,在母亲面前竟然温顺得像只大型犬,真可怕真虚伪。

小说《报告谢少,你老婆有喜了》试读结束。

免费看小说的网站-免费小说在线阅读网-966g文学小说

966g文学网为您带来免费看小说的网站大全,热门小说免费阅读,一定要来看哦,免费章节最新章节在线观看~

Copyright ©2018-2020 966g文学网 版权所有 sitemap